来自 六合牛蛙彩票娱乐 2019-01-11 10:12 的文章

沈飞鹰摇了摇头掌中罡气爆发直接对着方云一掌

 方云就好像是一个试金石一般,把所有宗门,起码是他们掌权者的性格都试出来了。
 
    选择收留方云跟楚休硬抗的,那是有一些骨气的,不过光有骨气没用,被镇武堂抓到了把柄一样杀。
 
    至于那些没收留方云的,自然就是贪生怕死之辈,镇武堂上门,几乎不用杀人,光威胁就可以将其降服。
 
    楚休这手段可是脏的很,连续这么数次之后,燕东之地周围的武林势力也算是缓过劲儿来了,这楚休摆明了就是在耍他们!
 
    不过话虽如此,但势比人强,也没有其他办法。
 
    所以再次面对这种情况,那些势力要么就去找相熟的大势力求援,要么就是真的带着宗门或者是家族内的精锐暂避,惹不起,难道还躲不起吗?
 
    所以在这种情况之下,唐牙等人也是没有了动手的机会。
 
    眼看着自己的计划貌似没有什么效果了,楚休也懒得再演戏了,他直接下令沈飞鹰和唐牙等人,全力追捕陈虎跟方云!
 
    此时在燕东小路的一座破庙中,陈虎跟方云都已经是凄惨无比,穿的衣服也好似乞丐一般。
 
    这段时间以来,他们几乎每天都在逃亡当中,已经顾不得其他了。
 
    而且陈虎和方云也不是白痴,连续几次他们都能感觉到,明明追兵都已经能够追到自己,结果却就是不出现在自己的面前。
 
    再加上江湖上传来的消息,陈虎和方云都知道了,他们是被楚休给利用了!
 
    那些没收留他们的宗门也就罢了,但对于那些收留了他们的宗门来说,他们就是帮凶!
 
    就在这时,周围有脚步声传来,但陈虎跟方云却是连反抗的心情都没有了。
 
    他们的剩余价值被榨干了,事情也终于结束了?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七百零一章 管闲事
 
    唐牙和沈飞鹰等人已经彻底包围了破庙。
 
    看着破庙中的方云,沈飞鹰此时倒是有些感慨。
 
    方云从出生开始便叫他义父,喊了他二十年,结果现在自己却是要亲自杀他。
 
    背叛方大通,其实沈飞鹰并没有什么后悔的情绪在其中,但面对方云,方大通才是真的感觉有些愧疚。
 
    不过再愧疚沈飞鹰也知道,杀不杀方云,关乎到自己的前程。
 
    眼下他做出了杀害自己大哥,勾结镇武堂谋夺巨灵帮的事情,那他可就再也不能回头了。
 
    推开破庙的大门,沈飞鹰冷声道:“陈虎,我以前倒是没发现,你这演技倒是不错啊。”
 
    陈虎的脸上露出了一丝悲哀之色道:“演技再好又有什么用?最后还不是被你们给耍了,成为你们打压北燕武林的工具?
 
    我陈虎不愧对巨灵帮,但却愧对整个北燕武林!”
 
    沈飞鹰冷笑了一声,唐牙却是在一旁幽幽道:“你自己蠢,怪得了谁?”
 
    陈虎一听这话,顿时气血攻心,竟然被气的喷出了一口鲜血来。
 
    唐牙挑了挑眉毛道:“呦,气量这么小,啧啧,就这种心眼儿还学人家去当什么演技派?沈帮主,这算是你们巨灵帮的家事,我就不跟着掺合了。”
 
    沈飞鹰看着方云,叹息了一声道:“方云,不要怪我,要怪就只能怪你是方大通的儿子,要怪只就只能怪陈虎,非要带你离去。
 
    若是你老老实实呆在巨灵帮,我怎么也能留你一命的,但现在,我却是留你不得了。”
 
    方云咬牙切齿的看着沈飞鹰,恨声道:“不用假仁假义了,沈飞鹰,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!”
 
    沈飞鹰摇了摇头,掌中罡气爆发,直接对着方云一掌落下。
 
    不过就在这时,一道微风吹过,竟然将沈飞鹰这一掌的威能全部抵消,并且还让其后退数步,但却没受什么伤势。
 
    一名身穿灰白色阴阳道袍,身后背剑,右手持拂尘的老道士不知道何时已经站在方云等人的身前,叹息道:“诸位,你们杀了这么多人,逼迫了这么多的势力臣服镇武堂,也该满足了吧?是时候收手了。”
 
    看到这老道士,陈虎的眼睛顿时一亮,惊喜道:“是浮云道长!多谢浮云道长相救!”
 
    这老道士在外界名声不显,但在北燕武林名声却是很大,其中最大的原因就是对方乃是散修出身的武道宗师,第二个嘛,则因为对方是道士。
 
    当世教派当中,北燕之地道门的力量其实不大,三大道门,两个在东齐,一个在西楚。
 
    而两大佛宗,一个在南蛮,另一个则是在北燕,虽然极北苦寒之地并不算是北燕的领地,不过紧挨着北燕,那里又没有什么国家,所以算作是北燕的土地也很正常。
 
    所以这样一来,当下武林普遍的认知就是东齐之地道门力量强盛,而北燕则是佛宗兴盛。
 
    这位浮云道长能够在北燕之地成就道门的武道宗师,也算是很不容易的了。
 
    而且这位浮云道长的名声很好,他几乎没有仇人,做人也是如同他的道号,就是闲散浮云,从来都不结怨,也不主动去管闲事,除非事情到了眼前才会插手。
 
    方大通以前跟这位道门的散修高手浮云道长并没有什么交集,所以陈虎压根就没想过要找这位帮忙,谁承想对方这次竟然破例主动出手。
 
    沈飞鹰眯着眼睛,带着惊骇之色道:“浮云道长,您向来都是闲云野鹤,插手这种事情,可不是您的风格。”
 
    浮云道长苦笑着摇摇头道:“这么多人求到我门上来,我这闲云野鹤怕是当不成了。
 
    我说了,你们杀的人也足够多了,镇武堂所作所为足够威风霸气了,也该停手了吧?
 
    这样一来你我都方便,这样不好吗?”
 
    唐牙站出来笑眯眯道:“浮云道长是吧?您是江湖前辈,既然您站出来了,我们怎么也是要给您一个面子的。
 
    这样,原本我们只是准备杀两个人,现在只杀一个便足够了。
 
    就由他们两个来决定谁死谁活,怎么样,够给您面子吧?”
 
    一听这话,浮云道长顿时便摇了摇头,无奈道:“陈虎和方云二人历经磨难,这等玩弄人心的计量还是别用了。
 
    诸位,你们退去吧,有我在这里,你们也是杀不了他们的。
 
    回去转告你们楚大人,收手吧,万一引出大光明寺的那些和尚,到时候事情可就彻底闹大了。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唐牙身边的雁不归竟然直接手持重剑冲了出去,冲着浮云道人一剑斩落!
 
    唐牙的面色骤然一变,想要拉,但却没有拉住,这让他不禁在心中暗骂雁不归这家伙又发疯了。
 
    他跟雁不归认识这么长时间,可是比谁都了解他的实力的。
 
    以现在雁不归的实力,让他去杀一些寻常的天人合一境武者不成问题,但问题是现在他的对手可是一位武道宗师,这家伙发疯也是要看对象的。
 
    认识这么多年了,雁不归为人虽然有些脾气古怪,但却也算是唐牙的好友,他当然不能就这么看着雁不归送死。
 
    所以在雁不归出手的一瞬间,唐牙手中一柄飞刀也是斩出,并且后发先至,带着呼啸的刀气瞬间便来到了浮云道人的眼前!
 
    眼看唐牙跟雁不归已经出手了,赵承平也是一咬牙,手持长枪向着浮云道人杀去,他身后的罗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