来自 六合牛蛙彩票娱乐 2019-01-11 10:08 的文章

他们所影响的都是大块的地而巨灵帮所影响的范

 他是巨灵帮的老人,自然也是知道巨灵帮的实力底蕴究竟如何。
 
    像是燕东的聚义庄,燕南的神武门等宗门,他们所影响的都是大块的地域,而巨灵帮所影响的范围,顶天就是一个齐水郡而已,逃离了齐水郡,他们就轻松了许多。
 
    方云这时候忍不住对陈虎问道:“陈长老,当初你跟我父亲便不合,现在你又为什么冒着天大的风险救我出去?”
 
    这一路上陈虎都带着方云焦急的逃命,双方也很少交流,现在刚刚轻松了一些,方云便迫不及待的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来。
 
    陈虎叹息了一声道:“少帮主,我知道帮主昔日肯定说了不少我们这些老头子的坏话,但忠言逆耳,我等在巨灵帮呆了半辈子,难不成还想看着巨灵帮没落不成?我们都想要巨灵帮发展的更好。
 
    我跟帮主之间的矛盾主要便是双方理念之上的不合,所以才会经常发生争吵,其实我也是想要让帮主把巨灵帮给发展强盛的。
 
    结果现在帮主被沈飞鹰那叛徒联合楚休等魔道凶徒加害,占据巨灵帮,我又岂能坐视不理?就算我肯苟活,我也怕哪天等我下去了,对不起老帮主的知遇之恩!
 
    老冯性格脾气太过死硬,当众跟楚休硬顶,结果被楚休所杀。
 
    我也只能暂且伪装一下,如此才能够救下少帮主你。”
 
    方云红着眼睛点了点头,之前他是真的误会陈虎了。
 
    在陈虎刚刚带人来抄家时,他还真以为陈虎是带着人来杀他的。
 
    “那陈长老,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?”方云略微有些慌张。
 
    在方大通的保护下,他之前从来就没有接触过江湖险恶,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去应对这种情况。
 
    陈虎沉声道:“莫要着急,沈飞鹰得位不正,巨灵帮内不服气他的人可不少。”
 
    方云哭丧着脸道:“但沈飞鹰背后站着的可是楚休!那个以一己之力硬抗东齐北燕正道联盟的楚休!”
 
    陈虎冷声道:“楚休又怎样?哪怕他有着隐魔一脉的背景,哪怕他如今跟北燕朝廷勾结,狼狈为奸,但这天下却不是他们能够随意颠倒黑白的!
 
    帮主之前在江湖上还有一些人脉关系,我们请求他们帮忙,最好能够再利用他们的人脉联系到极北飘雪城或者是皇甫氏,最好是大光明寺的人,让这几派的强者高手站出来为我巨灵帮说话,必将能从那楚休手中夺回我巨灵帮来!”
 
    就在这时,一个声音却是忽然传来:“陈虎,你想的未免有些太多了,真以为走出齐水郡你便安全了?可笑!”
 
    十余名武者从周围的小路中包抄而来,径直将两人包围在其中。
 
    领头的乃是一名留着两撇小胡子的天人合一境武者,他并不是巨灵帮的长老,而是巨灵帮的一位舵主,在沈飞鹰掌管巨灵帮后,第一时间便选择了投靠。
 
    陈虎怒喝道:“周天一!你可是帮主亲自提拔为舵主的,结果你现在却是选择投靠奸人,连他最后的子嗣都不放过,你可对得起帮主的提拔培养?”
 
    周天一冷哼道:“良禽择木而栖,方大通当帮主时,我巨灵帮可有什么发展?眼下沈帮主继位,更是有着镇武堂楚休大人的帮衬,我巨灵帮一飞冲天的时机就在眼前!
 
    尔等不识时务也就算了,竟然还在暗中拖后腿,简直可恶至极!
 
    一起上,莫要放走了方云!”
 
    话音落下,周天一等人顿时冲了上去,他们可没有丝毫的留手。
 
    楚休这让这些人做戏,不过这戏却也不能做的太假了一些,所以巨灵帮底层的这些人,他们可不知道事情的真相,每次可都是准备下死手的。
 
 
------------
 
第六百九十九章 要良心还是要命
 
    江湖险恶,人心难测。
 
    方云第一次知道了这句话的含义。
 
    昔日方大通在时,这周天一对方大通卑躬屈膝,一副愿为帮主赴汤蹈火的模样,对他这个少帮主也是客气的很,甚至还经常送一些东西巴结。
 
    而陈虎则是他父亲口中经常痛骂的顽固老不死。
 
    结果现在倒好,那个被他父亲痛骂的老不死拼尽性命救他,昔日对他父子卑躬屈膝的周天一则是换了一副嘴脸,要杀他,这种改变让方云无所适从,更是感觉悲哀无比。
 
    而大战当中,陈虎一直都把方云护在身后,一场激战过后,在斩杀了数人后,这才带着方云杀出重围。
 
    虽然同为天人合一境,但周天一的实力只能说是平常,他突破天人合一境的时间也不算太长。
 
    而陈虎则是巨灵帮的长老,比周天一都要大上一个辈份,所能够接触的武功也是更多,自身也还没有到气血衰败的时候,所以一番激战之下,周天一竟然被陈虎打伤,让陈虎带着人突围而出。
 
    捂着被轰的气血沸腾的胸口,周天一冷声道:“没想到这老家伙的实力竟然这般强!”
 
    就在周天一还想带着人去追时,沈飞鹰跟唐牙还有赵承平忽然带着人出现。
 
    周天一顿时一惊,连忙道:“参见帮主,还有唐大人和赵大人。”
 
    此时周天一也是在心中疑惑,这几位就在不远处,怎么方才不出手?
 
    沈飞鹰挥了挥手道:“行了,接下来便不用你了,你可以退下了。”
 
    听到沈飞鹰这么说,周天一虽然心中疑惑,但他也只得道:“是,属下遵命。”
 
    周天一走后,沈飞鹰对唐牙和赵承平问道:“二位,现在我们是否该追的紧一些了?出了齐水郡可就不是我巨灵帮的势力范围了,到时候想要找到这二人,怕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 
    唐牙懒洋洋道:“放心,别忘了了我家大人现在是什么身份,他可是镇武堂的大都督,是朝廷的人,有权力让其他北燕朝廷的人配合。
 
    只要这两个人还在北燕的地界上,他们就逃不掉的。
 
    引蛇出洞,现在可还没看到蛇的影子呢,可不能着急。”
 
    此时陈虎那一边,突围之后,他其实也是受了一些轻伤,不过却不重。
 
    但身后的危机让陈虎产生了一股危机感,他丝毫都不停留,径直带着方云前往燕东乐平郡的沈家庄而去。
 
    沈家庄在燕东之地也算是名气比较大的势力,沈家那位家主沈长平为人和善厚道,并且沈长平的实力出众,可以说是众多燕东小势力的执掌者中,最有希望踏入武道宗师境界的人。
 
    虽然说就算你成为武道宗师,但名声和积累不够,也是成不了江湖歌诀上的顶尖势力的,但有武道宗师的势力跟没有武道宗师的势力已经是两个阶层了。
 
    方大通生前跟沈长平便有过联系,沈家一些生意也是通过巨灵帮的商路来运输,所以陈虎第一时间便找上了沈家庄。
 
    此时沈家庄内,沈长平一身华服,相貌方正,听着下方陈虎的描述和方云那可怜兮兮的模样,他那方正平和的相貌都逐渐被愤怒扭曲了起来。
 
    “过分!简直太过分了!那楚休何其嚣张,沈飞鹰更是一个为了权势便出卖兄弟的无耻小人!方兄死的当真是冤枉!”
 
    沈长平为人的确是很厚道,心中也是有着一些正义感的。
 
    所以此时他也是十分愤怒楚休的狠辣手段跟沈飞鹰的无耻行径。
 
    陈虎无奈的叹息道:“那楚休本就是江湖上凶威滔天的魔头,诛魔联盟没能绞杀他,反倒是让他反杀,如今帮主落得如此下场,也是昔日的因果。
 
    但楚休勾结沈飞鹰那叛徒谋夺我巨灵帮,这点却是我等无法容忍的,老夫拼死才将少帮主带出来,还请沈庄主看在昔日的情分上,救我等一命!”
 
    沈长平一挥手道:“放心,别说我跟方兄乃是好友,就算是陌生人,我也不能坐视楚休等人在我北燕武林如此肆无忌惮的乱来。
 
    你们暂且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,我
    等到陈虎等人一走,其余沈家之人却是连忙站出来劝解道:“家主,不能收留他们啊!
 
    那楚休的名声你也不是不知道,对方本来就是魔道中人,心狠手辣,如今更是跟朝廷狼狈为奸成立镇武堂,摆明了就是冲着我等北燕的武林势力而来的。
 
    眼下这种情况,我们躲都躲不及,您还把麻烦还往家里面招,这怎么能行啊!”
 
    沈长平皱眉道:“你们怎么能这般想?今日巨灵帮落难,我不管,他不管,谁都坐视不理。
 
    等到我沈家落难之时岂不是也一样?我正道武林若都是一些贪生怕死之辈,那还叫什么正道武林?”
 
    在场的沈家武者都是一副无奈的模样。
 
    他们这位家主其实哪都好,有实力有潜力,并且为人和善,处理家族中的事务也算是公正,但就是这点不好,有些死心眼儿。
 
    他在其他地方死心眼儿也就罢了,但在这种时候却还在死心眼儿,这可是很容易把整个沈家都给带入到危机当中的。
 
    众人还要再劝,沈长平直接一挥手道:“你们不用再说了,我心意已决!
 
    这件事情我若是不管,不光对不起方兄,更是对不起我的良心!”